吉林快3预测号|吉林快3网上投注定牛|
165自私到底
作者: 何思嫻更新時間:2019-10-30 06:38:26章節字數:7113
    蕭睿從施家出來,心里惶恐不安,雙手滿是汗。對付其他人蕭睿有一套辦法,但是對方施老爺,他幾乎是無法面對,有些無所適從,幸好自己掩飾的好,沒被施老爺看出破綻,不然米樂跟自己都要完了。

    國內第一大幫,這個不是吹噓的,若沒兩把刷子,能照得那么多人,就連市長都要給幾分薄面,這種人肯定是老謀深算,陰狠至極。

    蕭睿還沒走幾步便聽到身后有人喚自己。

    “蕭警官……”

    蕭睿驀地回頭,只見施少佑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因跑的急,他整個人氣喘吁吁的,上氣不接下氣。

    “有什么事?”蕭睿微瞇著眸子打量著施少佑,對施少佑蕭睿內心是排斥的,若不是施少佑也許米樂也不會被施老爺發現。

    “米樂今日的狀況如何?”施少佑喘著氣,關心的追問米樂的傷勢。

    蕭睿凝視著施少佑的眸子越發的暗沉了,這個人不第一時間關心自己的哥哥,而是關心米樂,肯定是別有用心,嘴角露出淺淺笑意:“還是先關心你的大哥吧,米樂不需要你關心。”

    施少佑面色立即慘白如死,咬著薄唇,一臉崔頭喪氣地:“我知道你們都討厭我,可是我身不由己。若是可以選擇我希望我跟他沒有任何一點關系,這樣我就可以安心的保護米樂。我多么希望一切都只是夢而已,這樣我才有臉去見米樂。”

    沙啞的嗓音里滿是真誠,完全讓人聽不出一點虛假的情分。

    蕭睿收斂起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長的打量著施少佑,有些不解的問道:“你喜歡米樂?”

    被人看出心思,施少佑不由怔住,一張英俊的臉龐漲的通紅,一個男人如此關心一個人,甚至連自己的大哥都比不上,那么除了喜歡。還會是什么呢?

    施少佑無法否認,輕抿著嘴角,一臉無措,焦慮不安地看著蕭睿:“也算吧!”

    若是這樣蕭睿就放心多了。至少施少佑不會傷害米樂,這樣米樂的安全至少是有了保障。不會被施家人輕易給殺害了。蕭睿為了幫米樂,他不由花了幾天時間去弄清米家跟施家的是是非非。

    從各處收集來的消息,拼湊在一起,蕭睿也是明白了倆家之間恩怨。

    因此蕭睿越發擔心米樂。完全無法放心米樂。

    “若是這樣,我希望你可以保護米樂。畢竟你們倆家的事情,旁人無法知道的太多,但是你可以化解,請好好保護她。”

    蕭睿很是認真的跟施少佑說道,希望自己的話能起到一點作用。

    施少佑重重的點了點頭,面容里透著不屬于這個年紀的沉穩和老練。

    “她很好,其他的事情不用擔心。”蕭睿最后跟施少佑交代實情。

    “那就好。”施少佑懸著的心終于放回了原處,看到新聞報道,米樂還未出院。他總是焦慮不安,可惜他又無法去看米樂。主要是施家看的緊,其次是唐蕭揚警告自己不要在接近米樂。

    因此他除了跟蕭睿打聽米樂的消息,施少佑都不知道從哪里去探聽米樂的狀況。

    “回去吧,不要讓人發現了。”蕭睿輕輕揮手,因為他能看的出施少佑在施家的地位和艱難。施老爺掌大權,其他人只能聽從。反抗只有被看住的命。

    ————————————————————————————————————————————————————————————————————————————————————————————————————————————————————————————————————————————————————————————————————————————————————

    施少佑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施少楓后腳便跟了進來,一臉著急的追問道:“怎么樣,她沒事吧?”

    “應該沒事。”施少佑坐到床沿。一臉的疲憊和無奈,他對米樂是有愧的,若不是自己大哥,米樂怎么會躺在病床上。若是可以他希望自己可以替米樂痛,替米樂承受一切的折磨和傷痛。

    “什么叫應該沒事。”施少楓急了,一把抓住施少佑,像個瘋子一樣追問著:“到底如何?”

    施少佑微微蹙著眉頭,一臉厭煩的推開施少楓,施少楓一個不穩踉蹌著后退了幾步。眼眸微抬迎上施少佑面帶嘲諷的俊臉:“你們不是巴不得她死嗎?你現在假裝關心,有什么意義?貓哭耗子假慈悲。”

    冰冷的聲音透著不耐,不屑。

    施少楓一怔,他瞬間不明白前幾日還是好端端的施少佑,為何突然性子大變,他回過神來,一臉認真的跟施少佑道:“你不必生氣,你只要告訴她怎么樣就好了,其他事情你不要管。”

    施少佑微微搖頭,苦笑著:“我不知道你們為什么要針對米樂,她是無辜的,上一輩子的恩怨都報復她身上,這算什么?簡直讓人無法理解。我希望二哥能高抬貴手放她一馬。”

    施少楓苦澀的笑了笑,絕美的臉龐蕩漾著悲痛:“我根本沒想傷她。”

    是的,他一直不曾想過傷米樂。就算米樂開槍將自己打傷,他也沒有怨恨過米樂,可是發現米樂在傷害許詩文,他突然就不能忍了。他唯一疼愛的妹妹,他不允許任何傷害。

    米樂也是不行的,因此他才三番五次的傷害米樂。

    后來他知道真相,原來是許詩文欺騙自己,這個時候傷害已經造成了,他想對米樂好,都沒人相信了。

    “你沒想傷她?”施少佑抬眸,一臉疑惑地看著面前神色落魄的施少楓,嘴角微微一勾露出極致嘲諷的笑,別逗了!他搖頭,質問的反駁施少楓:“你做了那么過分的事情,你說不想傷她。若是不想,她為什么會幾次被人追殺,不要告訴我你根本不知道。”

    施少楓身子一晃。面色慘白如紙,有些追悔莫及的樣子:“我也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會變得如此糟糕,反正我從來不曾想過傷她。”

    “不要說笑了。”施少佑根本不相信施少楓,手指著敞開的門:“你給我走吧。其他事情你不要管。米樂的事情你也不要問了,跟你沒什么關系。”

    施少楓錯愕的看著施少佑,眉頭緊蹙著,不可思議地看著施少佑:“你……”

    “走吧,若是自己真關心米樂。你應該告訴爺爺。不要在找米樂的麻煩,而不是跟我來這套虛的。”

    施少佑輕聲吼著,面容里透著堅決,施少楓連連點頭:“好,好……”

    施少楓苦笑著離去,門“嘭”得一聲被關上了。

    整個屋子只剩施少佑,屋子極其的安靜,施少佑無力的倒在病床上,難過至極,希望施少楓真的能做到。

    ————————————————————————————————————————————————————————————————————————————————————————————————————————————————————————————————————————————————————————————————————————————————————————————————————————————————————————————————————————————————

    米樂住院的這段日子每日都是唐蕭揚陪在身邊。雖然她多次告訴唐蕭揚自己沒事,不需要人照顧,可是唐蕭揚依舊每日過來。米樂知道這樣下去遲早要出事的。

    果然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當中。

    唐母憤怒地找上門來,她撐著唐蕭揚不在時候找到米樂。

    米樂笑盈盈的看著一臉憤怒不已的唐母:“伯母請坐。”

    哼……

    唐母鼻孔里出氣,一雙閃爍的眸子直直盯著米樂看,嘴角扯出一抹嘲諷的笑:“我不坐了,不過有幾句話我必須跟你說清楚。”

    “請說。”米樂眼角眉梢都透著笑,完全一副開心至極的樣子。

    看到米樂的笑容,唐母心里越發氣了,臉色越發的難看。口氣冷漠如冰:“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在纏著蕭揚,你們倆個人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米樂的笑容微微僵了僵,輕輕點了點頭:“我會跟蕭揚哥哥說清楚的,不需要伯母你來跟我上思想課。”

    不甘示弱的口氣里帶著幾分厭惡。

    她最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人。總任何自己的兒子如何,如何的好,對別人如何如何的差勁。真是好搞笑的樣子,你又沒去了解,你怎么知道別人口中不好的人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呢。

    米樂的厭惡唐母感受到了,她氣呼呼的瞪著米樂:“不要不知好歹。不然我對你客氣。”

    威脅?

    米樂眼眸微瞇,嘴角勾唇出極致冷漠的笑:“伯母若是沒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我可不想蕭揚哥哥看到自己母親這么不堪的一面。”

    “臭丫頭你什么意思?”唐母氣得面色發青,直咬著牙齒,憤怒地罵道:“若是你對我無理,看看蕭揚怎么對你。”

    “那我們等著看。”米樂淺笑著,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面容里透著驕傲的神色。

    唐母氣得瘋了,最后咬牙瞪著米樂,氣呼呼的離開了。

    米樂看著唐母離去的背影,不由苦笑著,這個世上的人真是搞笑。什么是愛?以為破壞孩子的愛情,就是愛?其實說到底不過是為了面子,自私到底而已。

    ————————————————————————————————————————————————————————————————————————————————————————————————————————————————————————————————————————————————————————————————————————————————————

    晚間蕭睿去看米樂。

    米樂一個人在發呆,透過厚厚的玻璃窗看著米樂目光游離,神色暗淡的樣子,蕭睿不由心疼不已。在他看來,米樂一直都是樂光的,從來沒有被困難打敗過,無論什么時候。

    若是可以,他希望自己能解米樂的憂愁,這樣他就看不到米樂一籌莫展的樣子。可惜了,他始終無法代替米樂。

    蕭睿不想打擾米樂,就一直靜靜的站著,遠遠的看著米樂。

    米樂為了唐母的事情氣得無語,若是唐母回去誣陷自己,那自己該如何跟唐蕭揚解釋呢?

    唐母畢竟是蕭揚哥哥的母親,蕭揚哥哥在關心自己,愛護自己,她都抵不上生養蕭揚哥哥的父母。就如同自己,自己的父母對自己再不好,別人若是對自己的父母評頭論足,她也會惱怒的。

    相信蕭揚哥哥也會的。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唐蕭揚還是沒來,米樂不由有些慌了,她慌張的去看病房外,看看唐蕭揚似乎來了,卻對上一雙含笑的眼眸。

    蕭睿?

    米樂大驚,她不可思議的捂著嘴,一臉疑惑的看著蕭睿。

    蕭睿見米樂發現自己,他笑著推門進去,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看你在想事情,不好打擾,便在外面等著。”

    米樂心里不知什么滋味,面容里透著哂色:“真是不好意思,我……”

    “不用解釋,你想什么也不用告訴我,我都能理解。”蕭睿擺手,一臉深表理解的樣子,米樂不由笑了出來:“好了,你別逗我。說吧,我的事情怎么弄?”

    米樂指得是自己誣陷許文澤的事情,她知道若是施家人知道真相,那么自己肯定完了。那些人都是瘋子,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想想,她也是覺得幸好有蕭睿,不然都不知道怎么瞞過那些人。(未完待續。)
為該書點評
溫馨提示: 請文明發言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掃描上方二維碼
看更多免費小說

更多登錄方式

無法登陸?請看這里>

吉林快3预测号
最新版本雷速体育下载视频 天津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软件 买北京pk10技巧 电竞比分网 5开什么等级的好赚钱 澳洲幸运5是什么彩票 香港六合彩聊天室 麻将新手入门基本规则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