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预测号|吉林快3网上投注定牛|
609 成交
作者: 花折流蘇更新時間:2019-10-30 01:15:26章節字數:3390
    立壁千仞、松柏森然。

    沿著潺潺流水,兩人并沒有打擾那對放牧的南美夫婦,走進一線天。

    “好冷啊,曾。”周圍光線昏暗,冷氣森然,讓羅杰忍不住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嘿嘿,這里終年不見陽光,當然冷了。”曾鞏看著羅杰身上有些單薄的衣服,幸災樂禍起來,誰讓臨行之時苦勸不聽呢。

    好在這一線天并不長,兩人加快速度,百十米的距離眨眼走完,周圍一下子豁然開朗起來。

    草原清澈,一碧如洗,距離草原不過幾十米高的雪山上終年浮云繚繞,有種舉手便可觸摸的既視感。

    果然云端上的牧場啊。

    高寒的草甸,葉子變得狹長,尖端像針一樣鋒芒畢露,但皮弗洛牛并不在乎,依然悠閑自得,厚厚的皮毛阻擋了紫外線以及寒冷的侵襲,冷冽的湖水仿佛鑲嵌在草原上的藍寶石一樣,裊裊的寒氣蒸騰。

    即使青蓮牧場在神奇,高原上、山脊間樹木也變得稀疏起來,冷柏長得瘦骨嶙峋,卻有著高原上獨有的桀驁不馴,與其他地區的柏樹截然不同,瘦硬奇絕、古雅質樸,疏密之間又英姿勃發。零零散散的分布在草場上冰川遺跡的山石之間。

    這冷柏僅僅分布在云端牧場之上,全世界也僅僅有這二十幾株的樣子,雖然還未向世界公布,但美帝政府已經正式通知曾鞏,冷柏已經列入禁止出口的植物名錄。

    “曾,你說得野馬群在什么地方?”羅杰有些疑惑,已經到了目的地,但曾鞏所說的野馬群還未發現,他不由得焦躁起來。

    “嘿嘿,那不是嗎?”曾鞏遙遙一指,在低矮的丘陵的那一端,野馬正悠閑地啃食著青草,冷冽的湖水在那里循著一段缺口流出,沿著山峰之間的緩坡變得湍急起來,此刻正隱隱地看到有幾只小馬駒在水流中撒著歡兒。

    果然,羅杰心中不由得一凜,都是好馬啊,一個個神駿非凡、姿態輕盈。

    作為美帝的富豪,怎能沒有自己的賽馬呢,羅杰也有著自己的賽馬,還在三冠王的比賽中獲得過名次,可能是運氣的原因,就是沒有斬獲過冠軍,每次比賽,總是和冠軍差那么點兒緣分。

    “曾,那些野馬,能不能賣給我一匹?”羅杰看到好馬不禁技癢,摩拳擦掌地準備買上一匹,即使不能參加比賽,也能改善品種啊。

    “那可不行,這些野馬都是逾輝的臣民或者后宮,我可不能賣。”曾鞏搖了搖頭,這些野馬在青蓮牧場內是自由的象征。即使要花費大量的精力去照顧它們,他也是心甘情愿。

    “你的馬難道不是純血馬嗎,這里都是野馬啊。”決定不賣,但曾鞏依舊奇怪羅杰的目的。

    世界范圍內的賽馬,最有名氣的還是純血馬的比賽,其他的賽馬比賽要差許多,在諸多的富豪名下的賽馬基本上都是純血馬,羅杰也不例外。

    “純血馬怎么啦,誰規定純血馬就一定是純種馬了,如今真正意義上的純種馬也只有冰島馬以及阿拉伯馬,因為地緣的原因沒有混入其他馬種的基因,而純血馬是通過雜交培育,然后近親繁育出現的一種全新馬種,至于現在的純血馬都會吸收其他優秀馬種的基因,只要譜系正統就好啦。”羅杰微笑著解釋道,對于賽馬,他可是做了好多功課,雖然不如專業人士,但忽悠曾鞏這種純外行還是綽綽有余的。

    “但馬我還是不能賣,不過你可以將你的馬拉來,讓它和馬群生活一段時間啊。”曾鞏建議道。

    野馬群有著自己的生活,曾鞏不會干涉它們的自由,更不會拿它們換取金錢。

    放到野馬群中?羅杰嘴角一陣抽搐,得虧曾鞏能想得出。純血馬被培育成賽馬之后,生活當中十分的嬌貴,必須有專門的人看護。它們的皮膚很薄,仲夏夜被蚊蟲叮咬之后很可能演變成滅頂之災。

    這就和一位嬌生慣養的貴族子弟,你讓他和泥腿子們在一起摸爬滾打,即使當中很可能有著它的摯愛,它能夠待上多久?捫心自問,就是它自己也不知道吧,生活環境變化,自理尚且不能,又奢望其它?活著才是最重要的吧。

    貧賤夫妻百事哀,可不是什么要為愛情顧兩者皆可拋。

    “曾,它可不是你牧場里養的夸特馬,皮實得很,純血馬必須有專門人照顧,不然的話我不能保證它能活過半個月。”羅杰苦笑著說道。

    “真是太嬌氣了,我本來還想著建馬場,養上一些呢,看來沒有必要了。”曾鞏嫌棄地搖了搖頭。

    因為全美賽馬的氛圍十分濃烈,尤其是牧場主之間除了牧場瑣事之外談論最多的賽馬,弄得曾鞏心里癢癢的,甚至準備開辟一塊牧場建設馬場,玩一玩大牧場主、大富豪們的玩具,沒想到純血馬不過籠中的金絲雀而已。

    “別啊,曾。”羅杰沒想到曾鞏還有養馬的興趣,在他看來青蓮牧場非常適合建馬場,尤其是青蓮牧場出產的牧草在美國小范圍內十分流行,甚至一些賽馬因為青蓮牧場的牧草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最令人轟動的是獲得一次育馬者杯的桃樂絲,本來預測只是三到五名,沒想到當天的比賽卻是異軍突起,戰勝了諸多強大的對手。

    “如果你建馬場,我可以提供專業人士,甚至游說東部的那些富豪們將賽馬寄養在你這里怎么樣?”羅杰積極游說道。

    到時候他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啊。

    “投資不小吧。”曾鞏暗自盤算了一番,有不小的賺頭,阿拉伯王子還想著借逾輝的種呢。只是這投資上他沒有充足的資金啊。

    “曾,你看這么辦,怎么樣?”羅杰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資金我出,每年的收益我四你六,直到這筆資金被利潤扣除,但我的賽馬必須有永久居住權,而且是免費的。”

    曾鞏暗自琢磨,主意倒是不錯,而且符合他經營牧場的理念,永久居住權到也不算吃虧。

    “好吧,成交。”
為該書點評
溫馨提示: 請文明發言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掃描上方二維碼
看更多免費小說

更多登錄方式

無法登陸?請看這里>

吉林快3预测号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top10 真人麻将安卓单机版 淘宝快3走势图 测号码 云南时时彩开奖时间表 365彩票app是真是假 福建快3预测一定牛 福建36选7现场开奖直播 平特精版料图片2017 篮球比分球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