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预测号|吉林快3网上投注定牛|
阳光惨白(短篇小说)连载六
作者: 刘尔谋更新时间:2018-11-25 09:04:57章节字数:4374
感谢服务器赞助商:小白站长云对本站提供云服务器主机服务赞助
老婆的脸又浮在小满面前,那表情里含着太多的恨铁不成钢,小满,你跟我记倒起,你现在是我的男人,不是以前的大哥,你一定要记倒你是和我生活,不再是以前勒江湖。

小满觉得自己很难受很难受很难受很难受,针刺一般火烧一般冰冻一般甚至耳光打在脸上一般,全身颤抖不住像是高热中的病人,对,病人。

如果是以前,自己早就跳起来了,自己早就不要命了,在万家巷子他遭到周烂毛伏击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活,他只是想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杀三个赚一双,当他血淋淋地放翻五个人时,所有人都吓呆了,那个时候,他的脑袋里尽是骄傲和狂妄。目空一?#23567;?#19981;可一世。躺着横七竖?#35828;娜说?#22320;上,小满手执东洋长刀,笑嘻嘻血淋淋俨如天神。

可现在呢?现在他?#35328;?#24231;位上,看着别人肆无忌惮的打人,强奸弱女人,你知?#21202;?#26679;的滋味蛮?#31354;?#26126;显就是在他头上拉屎拉尿,或者这样想很好笑,可小满就是这样想的,他们打的不是别人,是小满。他们强奸的不是别人,是小满。

如果现在他没有老婆,他早就站出去了,站在这些狗日的缄默和不缄默的人面前,傲然说,你烂?#21448;中?#25918;开他们,有靓火来杀我,来杀我的胸,不要?#21019;磬多蕖?br />
可是小满已经有了老婆,有了家庭,还有了?#20992;?#19978;价值一万多的毛线,那是老婆千叮嘱万嘱咐?#35828;模?#26159;万万不能闪失?#35828;模?#37027;是小满的前程,是小满的男人自尊心,是老婆的微笑和期许,是别人眼里的羡慕和?#20992;省?br />
小满又很不相干地想起不久前看的武侠书来,里面有个人在练冰火的功夫,一半身体是冰彻如寒冬,一边身体是火热如溶炉,现在小满全身颤抖,就是在受着这样的煎?#23613;?#20182;好象一个?#33041;?#24615;阳痿患者,频频勃起,又频频的萎败。让人很是沮丧颓废。

才才看着那女?#35828;?#20083;罩和三?#24378;?#24456;是无辜地被人扔在地板上,像是降迂尊贵的王孙公子被镝边疆,有着勉为其难的屈辱。

那几个男人涌着那女人不停地在座位上激烈疯狂的动作,在光溜溜?#33267;?#30340;腿中,他看见了长满汗毛的腿,长满密集痘子的腿和有着黝黑伤疤的腿,这些腿赤露狰狞,很像地狱里?#22815;?#19985;陋的肢干。

在这些腿中,才才兴奋地看见那女?#35828;?#33151;,毫无怀疑,因为那皮肤白生生的粉嫩,在猛烈的动作中它无辜而畏怯地颤抖,随着激烈的冲击而荡起一层层的肉波。只有承受中的腿才会有这样的颤抖和畏缩。

暧昧肉体碰击的拓拓声让才才想起去年杀猪时的场景,杀完猪后,肉被分切成了若干块。

才才提着猪肉,那些肉还有微微的温暖。那?#38706;?#24456;像某个女孩子细腻的?#20013;摹?br />
才才把猪肉扔进大簸萁里,那白生生的肉拓地响了一声,这声音让才才发呆了半天。

他拿起猪肉重重地砸其他猪肉,这些肉发出奇怪而好听的拓拓声,才才又有了猛烈的勃起,那个时候的才才还不谙人事,还不知道做爱是怎么一回事情,他甚至还恐怖地听到朋友们传说,女人下面和他们一样夹着两颗圆圆的蛋蛋,她们除了没有小鸡鸡外,其他什么都有,那时的才才对女孩子都有着本能的恐惧,就好象老鼠看见猫。

才才的手好象那些男人一样的动作,他的表情充满夸张的沉湎,他幻想着自己也和那些男人一样扑在那女人身上像恺撒大帝一样的冲锋,挥动那鼓胀的大旗或者犁杖,深深植入这饱含生命气息的疆土,作一番战斗或者农夫般耕犁。

在幻想中,才才强?#36820;?#22914;同云长关二爷,手执冷艳锯,重达八十二斤,大吼一声,那厮报上名来,两军交阵,呛然?#24187;?#20992;锋深插入敌的胸腔。

在这样猛烈的幻想中,才才喷薄而出,特有臭?#35835;?#21051;袭入鼻翼,才才如释重负地靠在椅?#25104;?#21912;息,他奇怪地望了一眼小满,发觉小满双眼血红,很不对头,但他只是笑笑,他想,肯定小满也在猛烈地弄自己的下面。

那些男人仍然在弄那女人,那女?#35828;?#22768;音已经低了下去,只是呜呜的缀泣声如同二胡凄凉不绝地蜿蜒,还有那猛烈的拓拓声仍然顽强的响个不住,才才奇怪地看见那?#21619;?#25277;搐的白嫩大腿边上好象有块奇怪的红斑,他仔细看,还真是那样的,那红斑均匀的伸展,好象梅花般微绽。于是他低低笑,嘿,那女的腿上还有块红斑呢。小满听了这话,突然睁开了眼睛。

那西装又被狠狠的踢个不休,他不住的告饶,那些少女也在不停地?#38405;?#20013;年说?#27809;埃?#31639;了嘛大哥,他只是一个外地人,那样都不懂,你就大人有大量放了他嘛。

中年微笑着抹了抹头上的汗水,用匕首指着西装的眼睛,你听倒没有?#31354;?#20123;妹儿在跟你说?#27809;?#22114;,你家妈X今天看榔个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

西装当然听不懂这些话,那些少女连忙用?#32960;?#35805;对西装说,人家这大哥说了,你看要怎么解决这事情?西装捣蒜一样点着头,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钱包递给中年人,中年人笑笑,晃了?#25991;?#40657;色的钱包,老子明明看见你来的时候提了个密码箱的,现在那箱子到哪里去了,安?!那男人面如土色,不自觉地望着座位上那几个少女一眼,那几个少女惊慌地对望。

中年人笑了,猛然提起匕首狠狠一下扎在西装大腿上,西装长长惨叫一声,声音?#27627;?#20102;车厢里的嗡嗡声,肉与肉之间的碰击声,像摇滚音乐里的主音吉他一样的尖锐刺耳。

中年人老?#36820;?#25226;刀拔出,一道血线随之飑出,血淋淋地染了中年的脸,中年人在一脸的鲜血里造型实在很像生化危机里的怪兽,车厢里的人都变了脸色,明?#20301;?#30340;阳光一?#21619;?#30340;掠过,映着他们的脸异常的狰狞,小满开始出现幻觉,他觉得自己好象就在一个奇怪的梦境或者恐怖的电影里面,周遭都是鬼物和?#32512;?#30340;幽灵,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血腥气,中人欲呕,那块红斑隐隐在小满眼角?#21619;?#33485;白的阳光在那些?#33267;?#30340;腿中显得格外的刺目,那红斑也越发的显得生猛鲜活,就好象一张诡异表情的脸在阴测测地笑着窥视小满,等待着他有所作为,有所动作,小满的眼睛已经烧得血红,可是他毕竟没有动,像罗丹那著名雕塑一样的安于缄默。

西装捂住腿在地上惨叫,像被散了盐巴的蚯蚓一样的颤抖痉?#21361;?#21487;笑地跳动抽搐,中年人抹了一把脸上的热血,微笑着?#38405;切?#23569;女说,你们最好把箱子拿出来,要不然我还有更好的表演出来呢。

西装在地上翻滚,没有了啊我真的没有了啊我全部的钱都在钱包里了啊。

中年人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拽他起来,照住他的左耳就是一划,一块热乎乎的血肉就稀溜溜地放在中年?#20013;?#37324;,那西装这下捂的就不至一处了,激烈的惨叫像夏天的蝉虫,尖锐执着得让人心颤。

另一边,那些男人还在无休无止的动作,那女人已经没有哭了,好象一摊死肉在茫然地受着猛烈的冲击,只是那拓拓声格外的难听。车上所有的人都在沉默,沉默的脸上挂满了惊惶和恐怖,好象在深海里得到木板?#30001;?#30340;人茫然而又有些?#20197;擲只?#22320;望着那些没有凭借物而不断下沉的倒霉鬼一样的不明所以。

密码箱黑?#33080;?#22320;,卡?#24808;?#22768;打开之后,红色的老人头一叠叠的整齐划一地码齐在里面,中年人吹了一声口哨,大喊,不要整了?#20540;?#20204;,今天我们干了大买卖了。那西装泼死忘生地扑上去,这是我的钱啊这是我的钱啊这是我的钱啊你们不能去全拿走你们得给我留一点我?#30333;?#22352;牢的危险才得来这么点钱啊你们可怜可怜我吧。

中年?#35828;目?#33151;被他死死的拽住不放。

那些少女连忙喊, 杜先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那西装仍然大哭大嚎地拽住中年人。这时,那些赤裸裸的男人跳了过来,手里拿着明?#20301;?#30340;尖刀,那些刀都比才才的要长,要宽,暴雨一样的刀锋哧哧?#24598;?#22320;在西装身上破绽开无数的血孔,温暖的血液慢慢的洇满?#35828;?#26495;,那西装颤?#35835;?#21322;天,才停止了抽搐,安静下来,

中年笑嘻嘻地望, 着驾驶员的背,烂私儿,今天你到鬼门关收钱吧。

那驾驶员看见他们动手杀人?#26412;?#30693;道事情不对,马上停车,打开?#24471;牛?#36305;了出去,一个赤裸裸的男人从车窗里翻出,动作矫健得像体育运动员,他翻出车窗时,很多人都看见他胯下黑糊糊的一条,?#39542;?#36133;的?#30331;?#33394;,非常不雅观。

他追上驾驶员时?#25104;?#23601;给他狠狠一刀,扑!那驾驶员翻了白眼跪在地上,还没有?#20154;?#26685;倒,猛烈的刺杀非常有节奏地将他捅成了马蜂窝,不得不承认这个赤裸裸男人非常的敬业,他每一刀都刺得很深,像做爱一样的抽?#20572;?#27599;一刀都尽根,刀刀都捅在要害处。

中年在车窗里微笑,小三儿的确是个人才。

中年人转头的时候,恰好看见?#35828;?#30528;头的小满,他笑嘻嘻地走了过去,才才呼吸艰难全身颤抖,手里的汗水几乎将裤腰浸湿,那刀柄已经握得很滑,根本受不了力,才才张大了嘴?#20572;?#24515;跳得好象就要?#26377;?#33108;里?#24917;?#20986;来一样,有着危险的朕?#20303;?br />
小满的眼睛仍然很红,红色的血丝像绸线一般可笑地交缠在他的眼球上,他的眼眶睁得很大,有亮色的液体在眼眶边缘游走,中年?#35828;?#32922;子出现在他面前,小娃娃,你刚刚才不是弄个凶蛮?你不是闹得弄个展劲蛮?榔个现在萎缩缩勒安?

小满没有说话,才才却开始激动了,他死死地望着中年人,粗浊的鼻息喷到中年的手上,中年笑,脸上残留的血汁还像番茄酱一样的粘着,使他看起来有点像小丑。

中年笑,突然一耳光啪地扇在才才脸上,才才被扇得脸歪砸在座位上,马上起了红印和暗紫的青淤,他被扇了这一下,仍然顽强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灼热地望着中年。中年感到很好笑,哈哈,你家妈的X你敢这样望我你是不是在找死?#39063;荊?#21448;一耳光扇在才才的脸上,才才这下脸红得更是厉害,可他仍然顽强地转过头望着中年。

中年又笑笑,挥手,啪啪啪啪啪啪啪!

才才流出了鼻血,他被巨大的力?#30475;?#36215;来砸在地上,那几个赤裸裸的男人冲过来,扑?#35828;?#25331;打脚踢。

中年摸着小满的头发,幺儿啊,你没有胆子就不要学人家开飞机,你看你现在这个X样子你还凶乃样凶?哈哈哈哈!你看你的朋友还蛮砸实,你还要好好的和他学习下呢。

中年转过头,大家别耍了,不远就是鸭溪了,我们下车算了。

小满非常想扇自己的耳光,非常非常想,莫名其妙的悲哀像洪水一样将他淹没,他软弱得像一根水中枯枝或者一片叶一棵草,随波逐流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弥漫着血腥味的客车黯然地停在公路边,像极里一口巨大的钢铁棺材。

客车在苍白的阳光下镶着刺眼的银边,车里每个人都木雕泥塑,摊在座位上的女人已经坐了起来,她用不多的衣物遮掩着自己的羞处,目光茫然头发散乱地望着车里的人。

她没有掩饰腿上那块红色的斑,?#21069;?#38750;常醒目,像着翩翩的蝴蝶飞在嫩白的丝布上。生动。鲜明。

那西装男人在少女的哭泣和簇涌中断了气,他微弱吐出的最后两个字小满听清楚了。回。家。

才才在地上爬了起来,他手里紧紧地握着?#21069;?#20142;晶晶的匕首,目光?#32512;藎?#21487;他?#24590;?#31449;起来的时候,那些人已经穿好了衣服下了车,只剩下稀疏的哭泣声,从窗外滑进来的阳光,那阳光颜色非常不地道,好象死人一样的苍白。

小满一脸的精湿,在明?#20301;?#30340;阳光里抬起眼,眼眶边的睫毛?#20102;?#30528;奇怪的光芒。

才才喘息着依在座位上望着小满,目光充满不屑和鄙视,他重重地往地下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这声音所有人都听见,有人开始站起来,有人开始哭,有人开始打电话,有人开始往外跑,乱作一团,在碎而乱的人影里阳光被分成若干?#28201;洌?#20294;是语言枯涩了无生趣。

小满突然想起?#20992;?#19978;捆着的毛线,小满探头望出去,小满脸上?#20923;?#22909;看的笑容,眼眶里的水影很不协调地和这个笑容相交,看得才才心里很是毛闷。

阳光安静了下来,在空荡荡的还留着尸体的车里,那光线?#38050;?#22320;散落在西装脸上,西装的脸上竟然泛起诡异的青紫微笑,这下吓得才才不由得大大往后退了一?#20581;?br />
[全文完]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20302;?#24050;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

吉林快3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