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预测号|吉林快3网上投注定牛|
第322章:约定
作者: 关乌鸦更新时间:2018-11-12 15:15:19章节字数:5682
    人类的历史,就是人类丢脸的历史。

    而有些趣味是从丢脸中获得的。

    章依曼被这个恶作剧彻底捉弄了,知道真相后的她也确实很生气,然而,刚才她从大叔主动的亲吻中隐隐感受到,她坚持不懈了很久并打算一直坚持下去的一些事情,终于有了反馈。

    大叔这块坚冰,有了融化的迹象。

    大叔在这段恋爱中处于被动,总是有所顾忌,这些她都是晓得的。但她并不气馁,她认准目标就不会轻易放弃,她甚至做足了耗上个好几年的心理准备。

    章依曼原以为这场拉锯战会?#20013;?#24456;久,但现在看来,她并不是在做无用功。

    这种全身几乎都要软化的喜悦,让章依曼觉得这一次的丢脸,特别值得。如果可以,她希望多丢脸几次,那样她的大叔就会再用亲亲来安抚她。

    章依曼的?#26412;?#26159;对的。

    意?#29616;?#22806;的真心话和意?#29616;?#22806;的大冒险,硬生生撕开了韩觉在今早垒起来的心?#39304;?br />
    如果是两个有恋爱经验的成年人谈恋爱,双方虽有默契,但是爱起来总有一种后劲不足的感觉。

    大家张望过世俗,体验过冷暖。你说,我条件反射讲,跟?#20154;?#19968;样简单。但其实过程中充满着畏手?#26041;牛?#25285;忧这个担忧那个。一个笑只敢笑七分,省下三分给自己留余地。

    这是人类基因里的习惯,总结经验,躲避?#25749;Α?br />
    但是如果是和经验不足的年轻人谈恋爱,这感觉就是另一回事了。

    尽管年轻的恋人在?#26143;?#20013;很多事情会处理不好,但他们对待?#26143;?#30340;态度是认真的,虔诚的五体投地。

    之所以人过中年有事没事就回忆青春,缅怀校园时期的恋爱,确实是因为那时候的年轻人都很可爱。那个年纪简单而直白,有冲劲,说?#19981;?#20320;就是真的?#19981;?#20320;,而?#19968;?#26159;百?#31181;?#20004;百的?#19981;丁?#19981;畏惧自?#22909;?#38065;,也不介意暴露自己的不足,什么都坦坦荡荡,什么都?#30475;狻?#19968;句话还没开口,爱意就从眼睛里溢出来,遮都遮不住。

    有的?#26143;椋?#21482;要和对方对视一眼,心意就传达到了。

    现在韩觉看着章依曼,他就明白了。

    韩觉本质上是一个胆小鬼。在别人仔细介绍自己之前,韩觉绝不会先开口讲出自己的信息。在别人先坦露?#26143;?#20043;前,韩觉绝不会先表达好?#23567;?br />
    就算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撒开了玩,但他在?#26143;?#26041;面依旧拧巴,依旧小心翼翼,依旧别人进一步他退一百步。

    韩觉两辈子加一起,恋爱只经历了一段半,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恋爱白痴。打小孤僻敏感的内心,让韩觉可以更敏锐地感受到别?#35828;?#29233;与恨。

    在韩觉看来,章依曼她就像小太阳一样,简直灿烂到耀眼。

    从相识的开始到现在,章依曼坦坦荡荡地把自己摊开成一个靶子,全心全意地展现自己表达自己,不怕收到?#25749;Γ?#21482;怕爱意不够明显,没被他看到。

    韩觉知道自己变了很多,他来到异界的心防,正在傻妞炙热的、毫无保留的爱面前,一点点融化。

    和章依曼谈了这么多的日子恋爱,很多事情已经发生,还有一些事将要发生。

    韩觉没法无动于衷。

    ……

    “不管刚才那段会不会播出去,我们先统一口径。”

    “嗯~”

    “到时候别人问起来,你就说那个魔术是我们两个联手反整节目组的恶作剧。”

    “好的~”

    “见到王导他们的时候,底气要足一点。”

    “噢~”

    “秦姐那里……你说不说实话都可以。”

    “?#25319;!?br />
    韩觉哄好章依曼之后,拉着她噼里啪啦在收拾恶作剧的尾巴。但是无论他说什么,趴在他肩膀上的章依曼都糯糯地应着,仿佛百炼钢都能化作绕指柔。让韩觉也不知道到底她有没有听进去。

    “对了,你爸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会不会打死我啊?”韩觉晃了晃肩膀,无不担心地问道。

    韩觉和傻妞对好的这套说辞播出去之后,他在相当一部分人眼里,恐怕就成了有预谋骗吻的无良大叔。这部分人里肯定包括章耀辉。所以韩觉就很担心自己的生命危险。

    “哪里,我爸爸人很好的!”章依曼扭了扭身子,为父辩护。

    韩觉点点头。

    自欺欺人也好,韩觉对章耀辉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章董事温文尔雅,不像是意气用事?#19981;?#21160;粗的人……

    章依曼补充道:“就算要打的话,应该是死不?#35828;摹!?br />
    ?#21834;?#38889;觉抿了抿嘴,露出一个很萧瑟的笑容。

    “就算播出去也很好啊。”章依曼笑着说。

    “怎么?就算我侥幸没被你爸打死好了。难道你就不怕丢人?”

    “嘻嘻~”章依曼突然羞涩起来,“反正……你不告诉导演他们真相,他们就会以为都以为被骗了呢。再说了,这次亲亲不播出去,以后迟早都要播出去的。”

    “怎么讲?”韩觉表情相?#22791;?#26434;,不知道要先吐槽哪句。

    章依曼抬起头,把下巴搁在韩觉的肩膀上,就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我们以后肯定还要亲亲的呀!总不能亲一次就剪一次吧?迟早都要让大家看到的,所以不如从这次开?#36857;?#35753;它播出去~~”

    韩觉深吸一口气。

    韩觉很想告诉傻妞,以后不一定总是会亲亲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33080;?#21334;了色相才哄好傻妞,韩觉不想毁了这大好的局面。

    但是,有句话老话说得好,说一个?#40486;埃?#20043;后必将用更多的?#40486;?#26469;?#19981;選?#36153;劲心神。

    “好了,我?#20146;?#21543;。”韩觉拍拍章依曼的肩膀,就准备带章依曼下楼去吃饭了。

    “等一下,”章依曼从韩觉的肩膀上起来,坐直了身子,神采奕奕地看着韩觉说,“曲子呢?”

    “啊,曲子啊,”韩觉心里咯噔一跳,“曲子怎么了?”

    他知道章依曼是在问刚才他话里的那首曲子,但是,这句话是他急中生智想出来的话,哪里真有什么曲子。

    “想听!”章依曼摇着韩觉的胳膊,十分好奇什么样的曲子,会在弹完之后让气氛变成适合亲亲的气氛。

    “下次吧,你看现在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过了,曲子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吧。”韩觉说着就要起身。

    ?#29240;?#35201;的!”章依曼一把抱住韩觉的腰,用受伤小动物的目光看着韩觉,“我想让关于初吻的回忆里有音乐,最好是听到这首歌就想起初吻,一想起初吻,就想听那首歌。”

    韩觉直直地看着章依曼。

    章依曼双手合十,嘟着嘴巴:“大叔,拜托拜托~~”

    “?#25319;?#38889;觉叹了口气,点点头,开始沉吟。

    章依曼欢呼一声,就噔噔噔跑去拿来吉他。

    吉他是上次直播的时候节目组拿来的,录制结束之后便一直放在同居小屋里。韩觉不知道王导是不是尝到了歌手组成的情侣的甜头,有意要榨取更多曲子,所以才把吉他放在这里。

    但现在恨王?#23478;?#32463;来不及了。

    眼下弹一首让傻妞感觉配得上初吻的美好歌曲,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韩觉拿到吉他的第一?#20174;Γ?#20854;实是想弹奏来时路上一直听的那首《最冷一天》。

    然而韩觉想了想觉得不?#23567;?#19981;是歌不好。《最冷一天》的歌词虽然温暖,但内核意境极度寒冷,冷意十足,是一首消极的歌。这歌让傻妞听了去,敏?#26143;?#25317;有歌曲鉴赏能力的傻妞也确实会感动,会掉眼泪,但韩觉可不想让傻妞回想这一天,心情都郁郁?#40486;丁?br />
    韩觉知道自己不能犹豫太久,于是脑袋里一首首歌快速掠过。

    终于,在他假模假样慢吞吞地调完了弦之后,他想起了一首歌。

    “准备好了吗?”韩觉说。

    “早就准备好了!”章依曼看韩觉磨蹭了半天,早就焦急了。

    韩觉却故意不急不躁地笑问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来美利坚找我的时候,我们去了一?#39029;?#39277;的?#21534;?#37027;就我给你弹了钢琴的那天。”

    章依曼快速地点点头。

    她当然记得。就是在那个?#21534;?#37324;听到了那首《秋日的私语》,她才坚定了自己的决心。那首钢琴曲子至今还被她常常在节目里弹起。

    此时一听,章依曼还以为韩觉要弹类似的曲子,然后她就听到韩觉继续讲着: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那天,做了很多约定。”

    章依曼眼睛一亮,笑容灿烂,脸上浮现迟来的羞涩。

    那天在?#21534;?#22905;感受到了翁楠希的威胁之后,就拉着韩觉做了很多很多的约定。约定去哪里旅?#21361;?#32422;定意外来临的时候不准轻易下?#25285;?#32422;定不准放弃她……约定这个约定那个,还约定了不要轻易分手,不要轻易下车。

    “这首歌就?#23567;?#32422;定》。”韩觉看着章依曼,温柔地笑着。

    韩觉是不想下车的。

    很不想。

    但不下车是不可能的。

    越是接触着幸福,韩觉就越是悲观,会想到幸福结束之后的事情。

    他原本是顾城诗里那个的人,但他面对章依曼连绵不绝的靠近,?#20154;?#22238;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心动了。

    但这不是他不顾一切的理由。

    韩觉他孑然一身在这世上可以轻易做自己,但章依曼未必能。即便她想,但也困难。

    做自己是有沉重代价的。因为在做自己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阻碍。这些阻碍未必全部来自社会,有时还来自身边的人。阻碍之所?#38405;?#25104;为阻碍,是因为它们在你的生活里占据了一定的?#33267;浚?#25171;断骨头连着筋。

    跨过阻碍,有时候意味着斩断一定的羁绊。

    韩觉不能害了傻妞。

    他不能鼓动傻妞跟他不顾一?#26657;?#37027;是不负责的。

    他能做的,就是好好地珍惜和章依曼在节目里的这段经历。

    只是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韩觉明确感受到自己眷?#24213;?#36825;段关系。

    他祈祷着节目下车的那一天到来的晚一些,再晚一些。

    章依曼听到韩觉还记得他们那些的约定,幸福极了,她忍着羞意咬着嘴唇,主动拉开了距离,正襟危坐地等着韩觉弹奏。

    韩觉为前女友写了很多歌,也为小绿和章三写了歌。章依曼一直很羡慕。

    她虽然收到了几首韩觉的歌,也唱了。但她感觉那些歌的歌词,都不是因为她而写的,她也不是歌词所描述的对象。

    她一直想等来一首属于她的甜蜜的歌。

    现在等来了。

    韩觉看了看章依曼,噙着笑,问道:“粤语歌听得懂吗?”

    “听得懂!”章依曼雀跃道。

    韩觉点点头,毫不意外。这个世界的粤语歌虽然没有像前世那样独占华夏歌曲半壁江山,但因为粤语拥有优美而独特的音?#24076;?#20351;得粤语即便在另一个世界,依旧成为了许多音乐人用于表达的语言。

    韩觉得了回复便不再言语,他低下头,拨动着怀里的琴弦,缓缓开口唱道:

    随着韩觉的低吟浅唱,章依曼迅速就被带到了那个和大叔在异国漫步的美利坚。

    在异国的感觉是独特的。

    在陌生的地方散步,一半的心神在风景,一半的注意力在身边的意中人。

    章依曼清楚记得,就是在漫步街头的那个晚上,她套路地问大叔怎么翻译,大叔笑着跟她讲——。

    秋天是离别的季节。他们从秋天在一起,并且相约再渡过一个秋天。

    歌词中其实寄满着韩觉的担忧。

    然而沉溺在回忆里的章依曼,只听着后面坚毅的告白,为之幸福,根本没有注意到?#36744;?#30340;忧虑。

    一首曲毕。

    章依曼永远是韩觉最忠实的头号粉丝,她鼓掌着,欢呼着:?#24052;郟?#22909;听好听!”

    “真有那么好听吗?”韩觉笑容宠溺地看着章依曼。

    章依曼兴奋地点点头:“好听!特别好听!以后这是我的本命歌啦!哈哈哈哈!”

    韩觉跟着一起笑着。

    这首歌的歌词其实涉及过去、现在和未来。

    乐观的人会听出乐观的版本:主人公依偎在爱人怀里,深情地回忆着过去,展望着未来。而悲观的人会听出悲观的版本:主人公空守着当初的约定,苦苦等待着那或许已两鬓斑白的人。

    章依曼笑容灿烂。

    韩觉笑容虽然也灿烂,但那笑容里,怎么都有着挥之不去的悲伤。

    ————

    注:《约定》——王菲

    张学友、陈奕迅?#30452;?#32763;唱,各具特色。特别是陈奕迅唱完这首歌之后,说了一段怀念张国荣的话,要大家珍惜眼前的人,不要失去了才追悔莫?#21834;?br />
    本书用的是陈奕迅版本的意?#22330;?br />
    用在小说里的?#33041;?#19968;?#29275;?#29305;别应?#21834;?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

吉林快3预测号